投稿邮箱:hj@ccacn.org

当前位置: 商业中国网 >> 创业指南 >> 管理智慧 >> 正文
正文
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…”如何破解当前民间投资增速低迷格局?
作者:董积生 | 来源:上海证券报 | 更新时间:2016-12-9 9:40:47 【字体: 字体颜色

 

 

  为破解民间投资增速低迷的格局,首先要为民间投资创造公平适宜的市场环境。进一步贯彻落实“民间投资新36条”,真正为民间投资和国有资本创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,从制度政策层面充分尊重民间投资主体利益诉求;其次,大力发展私募股权基金、风险投资市场,为民间投资创业创新、高新技术产业等建立完善风险承担与补偿机制,激励民间投资创业创新、高新技术产业的积极性;第三,引导、稳定民间投资预期。要从经济增长前景、产业结构调整、宏观政策动态等多方面给民间资本导向性、清晰化的预期,消除民间投资因预期不明确带来的种种疑虑。同时,要加强引导民间投资转型升级发展的预期。


  融资难融资贵真是制约当前民间投资的主要因素吗?


  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长期以来成为制约民间投资的重大束缚。为激发民间投资动力,促进民间投资,近年来政策层面着力从化解融资困境的角度,解决民间投资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问题。特别是2016年,中央还将“降成本”列为经济中心任务之一。从实际情况来看,基于一系列措施的采取,民间投资融资困境得到了很大缓解。


  从融资成本看,无论是正规金融机构还是民间借贷,近年来利率都呈明显下行走势。2014年,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在6.8%左右,2015年逐步下降到6%以下,2016年三季度末进一步下降至5.22%,从2014年到现在的不到两年时间内下降幅度在20%以上。而典型的反映民间借贷成本的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,2014年在20%左右,2016年10月份降至16.5%,下降幅度也在15%以上。民间投资融资成本大幅下降在一定程度上表明,当前民间投资式微,但“融资贵”已并非根本性问题。


  从融资可获得性看,由于货币环境较为宽松,流动性充裕,资金获得渠道更为多元,民间投资“融资难”问题也得到极大缓解。截至2016年10月末,M2余额达到151.95万亿元,人民币贷款余额达104.77万亿元,货币信贷增长远超同期GDP增长,而且2015年以来债券、股市融资也得到较快增长,兼之对民间投资的政策倾斜等因素,“融资难”也不再成为对民间投资的根本性约束。而2015年10月份以来M1增速显着高于同期M2增速,M1与M2增速剪刀差越拉越大,2016年7月,M1与M2增速剪刀差扩大到12.8个百分点,达近年来高位,也从一个侧面显示企业资金面充足,资金投资实体经济意愿不强甚至于出现“淤积”状况。显然,民间投资乏力也并非资金瓶颈所致。


  而从盈利状况看,投资的终极目的和持续动力是盈利,对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、财务约束严格的民间投资来说尤其如此。尽管面临经济下行,民间投资仍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盈利,且盈利水平远好于国民经济整体投资状况。2014年,私营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、利润总额分别同比增长9.2%、4.9%,2015年分别同比增长4.5%、3.7%,2016年前三季度分别为6.1%、7%。与此对应,2014年,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、利润总额分别同比增长7.2%、5.3%,2015年分别同比增长0.8%、-2.3%,2016年前三季度分别为3.7%、8.4%。可见,盈利水平微弱或者亏损也难以成为民间投资乏力根本理由。


  既然“融资难、融资贵”问题得到了极大缓解,也能够实现还算不错的盈利,民间投资增速为什么还呈现持续萎缩下滑态势?


  当前制约民间投资的主要因素究竟有哪些?


  拓宽融资门槛、降低融资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民间投资,但市场空间的获得、长期比较稳定的预期、产权保证则是促进民间投资的根本。从我国当前状况来看,这方面的条件显然还不能充分激发民间投资,而这也是民间投资低迷的根本原因所在。


  市场空间有限甚至收窄从根本上制约民间投资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经济下行对投资需求减弱,特别是产业结构调整加强,“去产能”对包括民间投资在内的投资增速产生制约。当前,我国产能过剩形势较为严峻,尤其是第二产业、制造业产能过剩形势更为严峻。制造业投资占到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32%左右,制造业民间投资占到民间投资比重的45%左右。在经济下行、市场需求减弱、新经济体量还较小的境况下,“去产能”也意味着总体产能供给要下降、投资增长放缓,民间投资并不例外,相反还经常成为先行者。


  二是民间投资市场空间受限,尤其是一些关系国计民生领域,对民间投资还存在各种限制。实践表明,民间投资活跃度、发展状况与市场经济环境密切相关。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,民间投资限制不断放开,民间投资逐步发展,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体制建立,民间投资获得了快速发展,2005年国务院出台《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简称“非公经济36条”),2010年《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“民间投资新36条”)发布,更是极大促进了民间投资。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也由2000年以前的不足30%,一路攀升至2015年的64%以上。而近年来,在结构调整中,在传统增长空间有限的状况下,民间投资难以取得实质性启动。2016年以来,民间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重出现明显下降。


  三是政府鼓励、支持创业创新“双创”,并作为经济增长的重要“引擎”,但客观上创业创新风险较大,也导致民间投资受限。而且国际实践表明,市场经济环境、资本市场发育、风险投资基金发展等对创业创新的推动具有关键性甚至决定性作用,当前我国这方面条件仍较薄弱,仍处于发展完善中,也使得民间投资创业创新投入支撑动力欠缺。


  基于委托—代理运作机制的不同,相比国有经济,民间投资对政策预期及走向更为敏感和关注。近年来,许多促进民间投资的政策存在“落地难”的现实困境等,也影响到民间投资行为。比较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政策调整虽然更加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但在现实经济运行中,尤其是在经济下行状况下,民间投资处于相对弱势地位;二是在转型发展、改革深化的时代背景下,各种市场主体利益诉求加强,民间投资亦是如此,需要有对产权安全性、保障性的制度安排。


  如何破解民间投资增速低迷格局?


  一是为民间投资创造公平适宜的市场环境。进一步贯彻落实“民间投资新36条”,真正为民间投资和国有资本创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。从制度政策层面充分尊重民间投资主体利益诉求,保障民间投资在PPP和混合所有制改革中产权安全性、相应话语权和投资回报,谨防国有资本对民间投资的挤出效应。在电力、石油、铁路、电信、金融等领域,要为民间投资进入塑造相应制度、市场环境,真正能让民间资本进得去、收获得了、退得出,而不是“雷声大雨点小”。


  二是大力发展私募股权基金、风险投资市场,促进民间投资。创业创新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,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是我国产业结构和经济升级的重要着力点和表现。民间投资是我国创业创新的主体,也是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重要推手。由于创业创新、高科技产业等投资收益不确定性、投资风险大,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约束更为严格的民间投资顾忌很多,影响到投资行为。要通过大力发展私募股权基金、风险投资等直接融资市场,健全私募股权基金、风险投资基金进入退出市场机制,为民间投资创业创新、高新技术产业等建立完善风险承担与补偿机制,激励民间投资创业创新、高新技术产业的积极性。


  三是引导、稳定民间投资预期。市场经济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预期经济,预期引导着市场主体的经济行为。民间投资对市场预期更为敏感,并根据预期安排投资行为。因此,要从经济增长前景、产业结构调整、宏观政策动态等多方面给民间资本导向性、清晰化的预期,消除民间投资因预期不明确带来的种种疑虑。同时要加强引导民间投资转型升级发展的预期。积极鼓励支持3D打印、机器人、基因工程、现代农业机械、新能源汽车、智能管理、信息服务等新产业、新主体、新业态民间投资发展;鼓励支持基础设施、高端装备制造业、“三农”等领域中的民间投资发展;引导民间投资在传统产业并购重组、升级换代等领域的积极发展。与此同时,也要引导民间投资加大退出过剩产能、低端产能、落后产能、高耗能、高污染产业行业。
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编辑:王思涵| 商业中国网

 

        分享到:  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一篇:冯仑:自己要有能力“下雨” 最终看到自己的彩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  相关文章
商业中国网 © 2006-2015 版权所有  本站中文域名:www.商业中国网.com
法律总顾问彭勃律师  电话:8610-51143082  传真:8610-63822519   E-Mail:投稿邮箱
在线技术支持 QQ:1033708316  
京公网安备
11010201774号